你會成為社會創業者嗎?
2010-08-01 00:00 觀點

  

 

◇ 請問你是否每年必須有至少三周的帶薪假期?

 

  ◇ 你是否會因為每個月沒有固定工資而心里感到焦慮?

 

  ◇ 你是否凡事都需要得到朋友、伙伴、家人、上級領導的點頭贊同?

 

  ◇ 你是否容忍社會上的種種不合理現象,因為總有一天會有人去改變的?

 

  如果你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答案為“是”,呵呵,那你基本不具備社會創業者的素質。如果大部分為“不”,那么你具有社會創業者的潛質。創業中的NGO(非政府組織),即社會創業者是那些具有使命感的創業者。他們對目標群體負有高度的責任,旨在創造社會價值而非個人的經濟財富;他們在顛覆和拓展我們的價值體系。

 

  因此,社會創業者們擁有以下特點:

 

  ◇ 更高的精神境界和道德力量

 

  ◇ 更大的勇氣,更高的智慧、創意、商業技巧

 

  ◇ 更甘于寂寞、埋頭苦干,他們得到承認時,往往是在默默工作了多年之后

  方志燕 上海啟明書社創始人

 

  創立時間:2005年5月

 

  上海啟明書社(www.sunriselibrary.org)是一家正式注冊的公益機構,為貧困地區設立鄉村圖書室,并著力推動鄉村兒童的藝術教育

 

  趙劍 和睿新蜂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

 

  創立時間:2008年7月 “空當接龍”創業者社區網絡,一個非營利性的社區,以網絡交流和線下的實體活動結合,促成創業者的合作以及項目融資成功

 

  查立:是什么促使你開始了公益創業?

  方志燕:幫助需要的人,為他們做些事。是一時沖動、偶然,還是機緣、是必然,我覺得都有。然而一旦開始,性格中慣有的責任感、好勝心、對公正的追求,以及這個市場(我不忌諱把公益也當市場看)的龐大需求,就把這件事兒牢牢定格了。而且公益機構一旦成立,就開始有自己獨立的生命。

  趙劍: 希望幫助創業者解決創業中的信息不對稱問題。草根創業的團隊,在初期往往在某些方面有明顯的不足,比如技術主導的團隊,在產品和營銷環節大都比較薄弱,對產品設計包裝以及融資都缺乏清晰的認知。

  查立:不能從中獲得經濟利益,你的創業夢想是什么?

  方志燕:一個人不要因為其出生就天然的弱勢,啟明書社本質上是為貧困地區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機會,形式上可能表現為在鄉村建立圖書室、為那里的孩子提供藝術教育的機會。踏踏實實為他們做好自己能做的,在這個紛擾的現實中,這就是我最大的夢想。

  趙劍:我并不認為人的所有活動都是出于經濟目的,能幫助創業者,能夠看到有更多的五臟俱全、高瞻遠矚的小公司,這對于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回報。

  查立:公司不贏利,拿什么維系創業?

  方志燕:我只能靠更努力地工作(有償工作)來維持從事公益活動而帶來的更大開銷。啟明書社剛成立的時候,我幾乎是半隱居的狀態,靠兼職做些翻譯即可。但之后開銷大起來,我就不得不又開始工作,因為公益工作本身是沒有報酬的。中間有一段時間兩者實在不能兼顧,我就辭了工作。

  趙劍:空當接龍的運作基本是我和幾個好朋友志愿負責。我們也并沒有指望有收入或有人贊助,具體的活動都是創業者們AA制,活動本身的質量并非由投入錢的多少來決定。草根創業者們很自愿自覺地來參與、維護我們的活動,這樣才能持久。

  查立:這些年最難忘的是什么?

  方志燕:最難忘的都關乎人情。我們第一位圖書室管理員曉營姐,是河南某個艾滋村一位農婦。那時啟明第一座圖書室要開館,我讓她去找村里的電工再多安幾盞電燈,她沒有去,因為村里的傳統是男主外、女主內,找電工這種事情是男人干的?,F在她不僅主動地和我們溝通圖書室的情況甚至村里的情況,還覺得自己學歷不夠,要求去學電腦;并說動了省里來的駐村工作組,專門撥款為圖書室造了一間房,把村里收到捐贈的圖書一起并入了啟明圖書室管理。

  查立:和營利性創業相比,業務的最大的區別是什么?

  方志燕:除了不考慮盈利之外,沒有什么本質的差別。雖然不牟利,但依然要考慮成本控制、工作效率、服務質量,依然要控制收支平衡、收入和項目的可持續性等。管理一個公益機構比管理商業組織更難,商業機構享有更多的經營自由、更強的社會基礎建設、人才庫和更寬松的社會輿論環境。NGO的法律制度、管理模式都還沒成形,就有各種各樣的評價標準先套上來了,稍一不慎可能還會被人任意口誅筆伐。

  趙劍:與營利性的創業對比,我們的信念是: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,雪中送炭,不取鴻毛??债斀育埖挠⑽拿质牵篎ightClub,大部分草根創業者,面對未來都需要保持一個Fight的狀態,Fight Against Fate。

  查立:沒有考慮過成功、失敗、賺大錢之類的問題嗎?

  方志燕:沒有往心里想過。我當然也有很強的好勝心,內心也一定有出人頭地的想法,但成功、失敗都是人一時的念頭而已,一轉念,福禍翻轉,這些都不必執著。

  趙劍:我只考慮過兩點:一個是堅持,一個是影響力。我們的組織即將迎來兩周歲的生日,經營這樣一個完全非營利的機構是值得回憶的。

  查立:你們的最終目標是什么?

  方志燕:我曾想,過三年,把管理制度理順了,就找人接替。啟明書社走到今天已經六年,在制度化管理上,或許只能算剛剛邁進了門檻。從我個人的角度沒有設定目標,我對自己的人生也從來不搞什么短期目標、長期規劃。啟明書社需要這些,我個人就不必了。

  趙劍:沒想過失敗,可能結果是不一樣的成功。這項事業我追求的不是發大財,我愿意永遠這樣走下去。